情比金坚多磨砺 缔造传奇救苍生
——访中国首位太阳能微波治疗仪发明者白云来

       执着是一种精神,坚守是一种境界。白云来这位来自雪域高原的传奇人物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经历。他2岁时就随父母逃荒到新疆哈密,十七岁因贫困肄业务农,仅有高中文化的他自幼酷爱学习,喜欢研究家用电器等小产品,20岁出头的他心高气傲,立志要用电子的原理为人类医疗工程做些什么,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突发奇想,便琢磨上了怎样用电磁波杀死癌细胞的研发项目,周边的亲人得知这个消息嗤之以鼻,都说他这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啊!在那个年代全国乃至全世界医学界那么多的高人,面对癌细胞对人类的侵蚀和荼毒都无能为力,何况你一个没有一点医学常识的普通人?白云来并没有被闲言碎语而左右或打扰,看着周围的亲人或朋友,有的被癌症无奈地被死神带走,有的在痛苦呻吟中与癌症抗争,更加坚定了他自己的科研信念,这一坚定信念一坚持就是27年。这27年来,白云来经历了无数次的困顿和挫折,甚至是众叛亲离,连家庭成员都无法理解他这份过于执拗的坚持。成功都是经过无数次失败才取得的,白云来也不例外,他在一次次的失败中重振旗鼓,在一次次的绝望中坚守,可谓是生命不息,钻研不止,几十年如一日,为此搞得家徒四壁,债台高筑,几十年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老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天随人愿,苦尽甘来。2015年他终于首先研制出能快速杀除人体不良细胞,疏通人体经络,排除人体毒素的神奇产品——太阳能微波治疗仪。次年4月,便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实用新型专利证书。该产品的问世不仅震动了医学界,连电子界也为之震惊。目前该产品正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做干扰和抗干扰等技术参数的考证,近期还将进入北京国家指定医院做临床实验,如果得到临床肯定,那将是中国医学界的重大科研成果,白云来几十年的心血没有白费!
     笔者开始从朋友口中得到这一消息,心中疑虑颇多,心想着多半是夸大其词、言过其实的江湖骗局或市井传闻而不屑一顾!随着耳边越来越多的声音说“这是真的”“这事靠谱”,增强了好奇心,再加上自己也饱受病痛折磨,便决定亲赴现场,一探究竟,眼见为实嘛!2016年12月27日,笔者一行三人在知情人的带领下直赴陕西渭南市,在一个普通的家属院里找到了白云来先生的住所,一进门只见30来平米的客厅围坐着七八个中年男女,在知情人的介绍下白老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
     现场我们看到有一台长约60厘米,宽高约30厘米的长方形仪器发出绿色的强光正照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腰部,白老师当即拿出一节能灯,(45瓦)接近绿光处节能灯既发白色亮光,接着白老师又拿出一块厚约2厘米木板,演示给我们看,用木板挡住绿光,用手触摸木板依然发烫,离开绿光木板还是冷的。如此强大的电磁波和穿透力,对人体就没有危害吗?一提问题,现场的体验者们如数家珍,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与我们互动起来。
来自本地的王先生快言快语:“我糖尿病20多年了,近几年靠注射胰岛素维持,整天少气无力,在这里理疗6天了,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血糖也降到7点多。”
来自广西的武女士;我因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每天穿衣服都费劲,经过一个疗程的理疗,现在行动方便多了。
来自台北的李先生也接过了话茬:“我今年66岁,身体也没什么大毛病,从朋友那里得知有这个好东西,特意赶来体验,真是太神奇了,理疗几次后明显觉得皮肤润滑许多,脸色也红润不少。”
来自泰国的朋友由于语言交流障碍,直接将后背衣服掀开给我们看,肩胛骨下面明显两个大小不同的“烫伤”痕迹。白老师告诉我们,这是体内毒素排出。很多患者治疗后会出大小不同的水泡,这似乎也太神奇了吧!
    见我们满脸疑惑表情,白老师建议我哪里不舒服可以体验一下!年过50的我年幼时就患有慢性支气管炎, 45岁复发哮喘,用药维持5年至今,近日体检发现血糖较高,正好试试看。在白老师的引导下我坐在治疗仪前,脱去外衣,治疗仪强光热风冲击着我的腰部。几分钟后,满头大汗,理疗部位隐隐有些胀痛。20分钟,机器自动报停,掀开后背衣服,无规则的出现几片红斑。白老师分析;”你的肺部问题比较严重,肾脏也不好,建议继续接受理疗”。真是不可思议啊!同样是被理疗的部位,奇迹般的出现了不同的颜色,从镜子里看,后背上明显的显示肺部轮廓,不是亲身体验很难以令人致信。
    出于职业的敏感,我决定小住几天探个究竟。经接触得知就在今年开春,踌躇满志的白云来带着自己的专利证书和设备游走于北京和深圳等地。一边到国家医药局申请有关手续,一边推广着自己的产品。无意中被国家医药司某一领导看好,某领导将此产品介绍给了“2008绿色中国年度焦点人物”——北京洲际环发资源再生技术公司总裁郑顺潮博士,郑博士约见白云来,邀请带仪器为自己治疗,经过一个疗程的试治疗,郑博士十多年的糖尿病明显好转。据悉,郑博士在治疗前血糖高达23点,注射胰岛素已15年之久,身体虚弱,说话时常上气不接下气,没想到此仪器会如此神奇,使自己彻底告别了注射胰岛素,目前血糖只有7点多了,直接换发青春了。郑博士当即决定和白云来洽谈合作,经过一番协商,白云来接受了郑博士的诚恳邀请,将其全家五口不远千里从新疆哈密搬到陕西渭南郑博士的家里,并出任北京洲际环发资源再生技术公司副总,郑博士出资2000万元用于该产品的研发和生产,郑•白将联手为社会做更大贡献。
    第二天,见我体验得颇有成效,另外两名同行也开始体验,我分别体验了腹部、背部还有脚,最难坚持的是脚部的治疗了,大拇指尖那是钻心的疼啊……白老师告诉我,这是脑梗的早期反应,真是叫人后怕。
    第三天,白老师忙得实在是没有时间陪我们了,我们便告辞离开。三天以来,我自己一共体验十余次,就连我有的脚气
毛病都明显好转了,脚上的皮肤比以前光滑了许多,身体状况也多处得到改善,明显比三天前精神状态好多了。不虚此行啊!
    离别之际,白老师送行大门以外,汽车启动那一刻望着他渐行渐远的我身影百感交集……是简单一个兴趣爱好的探索?还是向往一个机缘巧合的坚守?使一个身材不算高大,还有些单薄的身影突然伟岸起来,我们需要仰视!不久的将来也许这位来自雪域高原的奇才必将成为医学发展的中流砥柱,他用行动诠释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份坚守和执着注定白云来老师几十年的辛勤耕耘会收获济世苍生,为人类健康生存做出卓越贡献而完成他的传奇人生!  
撰稿   付建新